乳山網帶您全景了解乳山!
借書
正文
  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人文乳山 > 文學 >
  2021-01-15   來源: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   作者:姜文玲
  我愿讀書,有限的工資總是先打發在書店,便有了一大架子、一大箱子書,也就“引火燒身”地招來頻頻光顧的借書人。
  “喲,這么多書。”端量一番,抽走三五本。我惴惴地難為情地叮囑:“別弄丟了。”“沒問題”。
  多少月后,書回來了,封面變薄了,燙著一個碗底印,黃褐色。書里竟多了許多分量:或十克餅子渣,或五克饅頭屑及指印、菜汁等,五顏六色。惜書如命的我,不喜看不潔的書,干脆做大方狀:“你留著看吧,不用還了。”借書者感動了:“哪里,哪里,有借有還,再借不難。何況看過了的書,也就沒有什么再看頭了。”我心就悲哀,眼睜睜地看他又抽走了幾本新書。
  最難過的是不見了《萬葉散文叢書》《少年維特之煩惱》《歷代四季風景詩》《紅與黑》《飄》等,它們落在誰手,迄今不知。一次,在一從無來往的同事家發現我的《水滸傳》赫然躺在他地上,問從誰手拿的,答曰忘了。
  又有一天,休假回來,見玻璃被砸,床鋪上有泥腳印,知梁上君子進我門。忙看書架,見少了《云海玉弓緣》、《鹿鼎記》等武俠小說。雖說舍不得,所幸《簡愛》猶在,便原諒了君子??滓壹赫f竊書不算偷。只是安裝玻璃,洗床單,有些頭疼。
  最好的書友也是最好的女友,她還我書時,往往還多了幾本,如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、《血色黃昏》,我盡可以慢慢看,爾后,再與她慢慢談個中樂趣,頗有一番美意。每每談及借書甘苦時,彼此深有同感。讀書人惜書,但又深愛讀書人,遇到真正的讀書人,便相送幾本,亦是人生一大樂趣。
  有一封信讓我感動且使我體味出借書的意義。
  “老師,我是你眾多學生中末流的一個,或許你不記得我,我卻忘不了你。從你借《沒有紐扣的紅襯衫》《青年佳作》給我那刻起,我深深地愛上了文學。雖說考學無望,報刊上卻常有我的文字,我還被單位聘用為秘書。我感謝你。”因為借過很多書給學生看,他是哪一個,記不清了。我很感激這個學生的這份禮物。
  仍是借書,仍是難為情地叮囑,見并沒改樣子的書,倒好像是欠了借書人的情:“謝謝,謝謝,再來拿呀!”心里又埋怨自己多嘴。
  這借書的事兒,難說。

分享到:
25.7K
打印 關閉  

Copyright © 2010-2021 www.thewyckoffjournal.com.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
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主辦:乳山市融媒體中心 地址:乳山市勝利街78號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20032761號-1
谁有a片在线观看的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