乳山網帶您全景了解乳山!
最憶下雪天
正文
  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人文乳山 > 文學 >
  2020-12-30   來源: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   作者:李寧
     鵝毛般的大雪紛紛揚揚地下了一夜。第二天早晨推門一看,??!房子白了,樹白了,山白了,小河白了,一切都白了……我們住進童話般的世界。
  小時候作文,凡描寫雪天,總會以此段開頭。比起“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”,要天真有趣一些。
  下雪的日子,最好是在偏僻的山村。爐子里的柴火,噼里啪啦,燒的正旺。大家圍在爐旁,伸出雙手,邊烤火,邊聊些家長里短的話題。倘若能在爐子上烤幾個花生,或者小小的紅薯,一定會引得孩子們口水直流。下了大半天的雪,依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老人,在鞋底敲敲煙袋鍋兒。然后自荷包里,摸了一小撮煙葉放在里面。用爐火點上,狠狠地吸上一口,愜意而痛快。“明年的小麥,是要豐收的”老人瞅瞅窗外的大雪,說道。
  孩子們并不關心明年小麥的收成。他們盼著雪早早停下來。
  雪終于停了。村子馬上熱鬧起來。起先,孩子們還幫著大人,清掃自家門口積雪。不一會兒便偷偷溜走了。街頭巷尾,三五成群,堆雪人,打雪仗,已經是不稀罕的游戲。在厚厚的雪地里,點上一支鞭炮,看看誰炸的坑兒大,比比誰的鞭炮更響,以此論英雄。如果路上能有一點兒冰,那是最為理想了。一個調皮的男孩,讓鄰家長著蘋果般紅紅臉蛋女孩,雙手扶住锨柄,蹲在鐵锨上。他則拖著長長的锨柄,在雪地上快速跑起來。女孩邊笑邊尖叫著,喊著停下來停下來。男孩也大笑著,卻并不放慢腳步。
  如果逢上多日大雪,或者大雪多日不化,鳥兒找不到食物,便可像魯迅與閏土那樣,用籮筐來網雀兒。山上的野兔,自窩里出來尋食。雪地上的蹄子印,泄露了它的行蹤。孩子們帶了自家的土狗,一路尋來。野兔總是很狡猾,尋了半天,多是掃興而歸。偶爾會碰到一只。自窩里跳出來的兔子,在灌木叢中左竄右跳。孩子們大喊著,土狗也緊追上去。只是兔子一會兒便不見了蹤影,惹得土狗在灌木叢中亂轉轉,用鼻子嗅來嗅去,很不甘心的樣子。興奮無比的孩子,或是被樹枝劃破了衣服,或是被石塊刺碎了鞋,等待他們的是父母的一頓訓斥。
  下大雪,也并非全是好事。譬如,鄰村的某人,因為貪杯,晚上于朋友家喝醉了酒?;丶衣飞?,路滑雪深,凍死在雪窩里。又譬如,正月初幾,若逢上大雪封路,便不能去山那邊的姑姑家出門。表兄弟在等著一起放鞭呢,還有,姑姑要給的那幾元壓腰錢。
  對于雪的記憶,印象最深的是初三那年冬天。我在離家三十外的育犂鎮讀書。雪下了整整兩天兩夜,氣溫驟降。母親徒步從家里給我送來棉衣,然后匆匆趕回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我時常會思考:母親是如何在雪地里走完六七十里路?走村后那段陡峭的山路時是有沒有摔倒?在路上有沒有吃飯?
  今年春節,父母沒有回老家。初四那天,南京下了一夜大雪。初五,又下了一天一夜。母親邊掃著露臺上的雪,邊感嘆:我們老家不下,南方倒是下個不停。
  我問母親,還記得那年到育犂給我送棉衣的事嗎?母親搖搖頭,說早就不記得了。

分享到:
25.7K
打印 關閉  

Copyright © 2010-2021 www.thewyckoffjournal.com.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
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主辦:乳山市融媒體中心 地址:乳山市勝利街78號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20032761號-1
谁有a片在线观看的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