乳山網帶您全景了解乳山!
兒時的電視情
正文
  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 > 人文乳山 > 文學 >
  2020-12-30   來源: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   作者:李寧
    我村第一臺電視機,是大隊集體買的。那是一臺二十寸的熊貓牌彩電,在那個時代,這絕對算是奢侈品,在工人工資還是五六十元的八十年代初期,這臺彩電竟然需要五千多元。對于工人家庭已是望塵莫及,對于農民而言,更是可望而不可即。買來電視的那天,老百姓都擠著去看這個寶貝,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見。村長在大隊部院子里豎起一根很高的鐵桿子,在桿頂安上了一個“飛機翅膀”,拉下來一條天線,連在電視機屁股上。
    聽說晚上要放電視,村民們都早早地吃了晚飯,臨近村莊的村民聞風而動,蜂擁而至。那情景真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,電視前面烏鴉鴉的一大片。有坐著的,有站著的,還有爬到院墻上的……打開電視后,院子里瞬間安靜了下來,幾秒鐘的沉寂過后,院子里又炸開了鍋,很多人都不明白,電視里的人物是怎么裝進去的?為什么會動?我們這些小家伙們,在人群里穿來擠去,急得抓耳撓腮。真恨不得電視也能像電影屏幕一樣,能在反面看。
    那時候,只能收到兩個臺,中央臺和山東臺,電視節目也比較單調,動畫片、新聞聯播、少的可憐的電視劇、極少的廣告,無論什么節目,老百姓都看得津津有味。從那以后,大隊院里天天人滿為患,一些做買賣的小販,賣糖葫蘆的、棉花糖的、戳戳的、冰棍的,也都瞅準了商機,在大隊門口擺起了小攤。記得那時候看的第一部電視劇是日本電視劇《追捕》,日本男星高倉健的形象,從此深入人心。接下來,香港武打片《霍元甲》也開始在大陸開播,那可是部有精彩武打場面的連續劇,對十歲左右的孩子來說,看起來非常刺激。第二天談起霍元甲來,個個眉飛色舞,還時不時模仿著霍元甲的動作……
    但是,隨之而來的問題出現了,電視不像電影,距離遠了就看不清圖像,再遠了就連聲音都聽不見。因此,為了爭個靠前的位置,有人吵了起來,孩子打架了,還有人趁黑摸了別人家的媳婦,村長調解各種矛盾,惹了一肚子氣,后來因為兩個村民斗毆,傷了人,大隊就決定不再每天集體播放電視了,只在周五晚上,播放一次,地點是在大隊的會議室里,里面的排椅至多能坐三四十人,大部分的老百姓挨不上號。但老百姓看電視的癮頭已經有了,突然看不了電視,便渾身癢癢。于是村里幾個比較富裕的村民也勒緊褲腰帶,買了電視,既然買不起彩電,就買黑白的。那時候的黑白電視有十二寸的,十四寸的,十七寸的、十九寸的,牌子也不多,有熊貓牌、凱哥牌、海燕牌、星海牌。一臺十四英寸的黑白電視就要五百元左右,十七寸的需要六百元左右。我們胡同里的第一臺電視,是王學忠家的,是臺十四寸的星海牌,這下看電視就方便多了。每天放了學我都要早早寫完作業,然后催著母親早點做飯,急三火四地到他家占地方。那一年,正熱播《射雕英雄傳》,我們茶余飯后談的都是黃蓉郭靖,班里的同學買來了黃日華和翁美玲的膠貼,貼在自己的筆記本上。
    有一次我去看電視,被他家的狗咬了腿,為此兩家人鬧了點不愉快,我爸橫了心也要買一臺,第二天,幾乎拿了家里的全部積蓄,托人在百貨公司買了一臺十七寸的凱歌牌電視機。那天對于我來說,比過年都興奮,我爸買了酒和肉,然后用小推車把奶奶搬來,把親戚鄰居都叫到家里來,吃過飯,看著嶄新的電視,那叫一個滋潤。這臺電視可是家里的寶貝,我爸立下一個規矩,到我家看電視絕對歡迎,但是除了家里人,任何人不能輕易擺弄電視機。他托木匠打了一個電視柜,還帶了暗鎖,到地里干活的時候,就把電視鎖起來。
      每天晚上,剛剛吃完飯,炕上就坐滿了,晚來的人要么趴在窗臺上,隔著玻璃看,要么拿著馬扎坐在地上看。在電視劇播放之前,免不了一番熱情的寒暄,電視劇開始之后邊看邊議論著劇中人物的命運,陪著劇中人物一起高興,一起悲傷。那時候電視劇不像現在這么豐富,只有那么幾部翻來覆去地看。
      我記得有中國大陸的《霍元甲》《陳真》《烏龍山剿匪記》《蛙女》;有臺灣的《一剪梅》《昨夜星辰》《星星知我心》;有日本的《追捕》《血疑》《排球女將》《警犬卡爾》,還有我最喜歡的動畫片《大白鯨》《恐龍特級克塞號》《聰明的一休》等。這些節目情節跌宕起伏得使人牽腸掛肚,白天在地里干活還想著電視里的故事,人們總是互相催促,寧可少抽一擔煙,也要快點把活兒干完,早點吃完晚飯,然后去看電視。孩子們上課的時候,也經常因為某個電視情節而走神。那時候電視信號都是靠室外天線接收,遇到陰天下雨或者大風天氣信號不穩定,圖像就不那么清楚,屏幕上有雪花。遇到這種情況,我就跑到院子里,調整“飛機頭”的方向,其余的人在下面盯著電視顯示屏,覺得基本可以了,就興奮地說“好了,清楚了”。然后我就用鐵絲把天線桿在那個位置綁牢。那時電視節目不像現在這么豐富,因此,即使是廣告也被老百姓看得津津有味,廣告詞都被我們背得爛熟,現在我還能想起幾段:“燕舞,燕舞,一起歌來一片情”“多西吧(Toshiba),多西吧,新時代的東芝”……我爸是個電視迷,每天都要看到電視屏幕上出現了“再見”才罷休,但是卻極力反對我熬夜,可我太想看電視了,于是蒙著頭,在被窩里露出一條小縫偷偷地看,跟做賊一樣。
    到了八十年代后期,彩電的價格降下來了,農民的收入也提高了,彩電慢慢進入了普通農民的家中。到了九十年代以后,電視已經進入尋常百姓家,成了必備的家用電器,再也沒有人來我家看電視了,雖然電視節目越來越豐富,但是卻少了兒時湊在一起看電視的樂趣。
    好多年過去了,不知不覺走完了眾多人聚在一起看電視的時代,然而細一想,又覺得那種日子并沒走多遠,就像是昨天夜里剛從那熱熱鬧鬧的人堆里走出來,今晚還會再去一樣。

分享到:
25.7K
打印 關閉  

Copyright © 2010-2021 www.thewyckoffjournal.com.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
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乳山網(乳山宣傳網)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主辦:乳山市融媒體中心 地址:乳山市勝利街78號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20032761號-1
谁有a片在线观看的网址